輪胎企業數字化轉型(生產制造篇)

業務版塊 > 智能制造 > 輪胎企業數字化轉型(生產制造篇)

輪胎企業數字化轉型(生產制造篇)

輪胎企業數字化轉型(生產制造篇)


                                                                                      作者:輪胎IT

隨著世界輪胎橡膠產業格局的變化和國家新的戰略布局規劃,中國的輪胎制造迎來了高質量發展的契機。面對錯綜復雜的國內外形勢,面對科技革命與產業革命,面對全球資源環境的嚴峻調整,輪胎企業要充分評估發展機遇與困難矛盾。也正因為這種風險與挑戰的環境,如何清晰地看清形勢、把握輪胎行業轉型升級戰略與路徑,瞄準自身輪胎企業薄弱環節和短板、提高輪胎產品質量、提升輪胎企業核心競爭力、增強發展動力化危為機,保持自身企業的平穩運行成為每家輪胎企業研究課題。

如果對以上復雜環境提取幾個核心詞語的話就是:新冠疫情、原材料漲價、出口增稅。根據國貿通大數據的資料顯示中國輪胎企業雖然總體銷量有所增加,但是利潤卻逐年下降,其很重要的內部原因就是生產制造管理沒有跟上企業經營的發展要求。因此把生產制造數字化轉型定義為企業戰略方向、企業文化的升級、企業流程的梳理與改造、企業生產數字賦能等等就再合適不過了。



輪胎生產制造數字化轉型是什么?


有人說,上了E
RP、MES、WMS就實現了數字化;也有人說,采集了產線設備的數據就實現了數字化;還有人說建立了數據中心就實現了數字化……

其實從數字化轉型的概念,我們可以看出數字化轉型是以新建一種商業模式為目標的觸及公司生產核心業務的組織活動、流程、業務模式持續不斷轉型升級的高層次轉型。就好比原來我們開車是手拿一份地圖,通過人眼來識別行車路線,最終歷經千辛萬苦到達目的地;轉變成通過電子導航系統根據語音提示駕車到達目的地。依靠數字化轉型應對輪胎市場波動,提升輪胎企業經營韌性是在當代生存和發展的共識。這種數字化轉變在組織輪胎生產制造過程的具體如下:

image.png


1
、以輪胎市場訂單(輪胎種類、數量、時間、地點為主)的供應鏈及輪胎成品倉庫(地址、種類、數量)分配的供應模式相結合最合理的計算出成品輪胎分配清單以及未來長期、中期、短期的工廠制造生產訂單;


2、讓生產管理總監以中期、短期的制造訂單結合研發試作訂單的插單
自動計算出以周或者某單位時間內的最合適的生產排程計劃,進而進一步分解到硫化、成型、裁斷、壓延、密煉等各個工序每天每時最合適的生產任務;


image.png

3、工廠供應總監根據生產排程計劃結合產線制造前的情況,自動計算出設備、工裝、模具、工具、物料、檢修運維人員的最優供應保障排程計劃,并進一步結合生產制造節拍分解到每天甚至每時的保障供應;


4、生產執行前對輪胎制造的“人、機、料、法、環”進行準備校驗檢查,并實時采集生產制造數據以保證生產質量、生產成本、生產控制滿足既定的生產管理要求,并對生產異常進行微調;


5、生產制造出現異常進行分析總結經驗形成制程改善加以優化,持續推進P
DCA的管理并對改善前后自動進行SWOT分析對比。


6、以數字化的方式無人工干預的動態呈現出當下生產情況并階段統計出:成品一次合格率、檢修率、稼動率、利用率、制造時間、能源消耗、人員安排、物料使用情況、單品輪胎制造成本等等數據,供生產經營管理者分析。


最終實現以數字化可信任的方式以最小的成本、最大的利用率、最合理的制造節拍、完成了最短的訂單交期。


對于輪胎企業來說,科技創新生產能力不是一個新命題,更不是單純的買一些先進的設備就是科技創新生產能力;真正的科技創新是通過數字化的方式驅動企業發現生產制造痛點難點,從而提升改造創新能力,以保障市場競爭優勢、提高核心競爭力。
·


輪胎企業數字化工廠生產轉型步驟一般如下:


1
、戰略驅動、價值引領------提效減負

以支撐輪胎工廠數字化、信息化需求與業務戰略構想為出發點;以賦能輪胎生產業務、引領輪胎工廠數字化升級為原則;以獲取輪胎生產工廠制造價值為目的,以點出發先行先試。一般有條件的輪胎企業可以以MES(生產制造執行系統)為起點或者MES中的部分模塊為起點逐步展開;如果覺得實施要求和條件還沒有達到則可以通過WMS(倉庫管理系統)為切入點,然后在推進MES系統的實施,初步實現提升生產運行效率的目標。


image.png




2、總體規劃、分步實施------業務賦能


輪胎企業數字化是一個長期、全面、具備共時性的行動。數字化轉型是以生產各工序、各要素、各環節、各管理細節為基礎逐步實現的過程,就好比輪胎企業新工廠從評估到選址再到謀劃,從建模推演到財務預算再到基礎建設
……因此生產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不能用段時間成敗來定義,應以支撐輪胎企業未來業務發展需求涉及企業多部門“人機料法環”各方面系統性工程。因此必須遵循頂層設計對整體進行合理的階段劃分,結合企業經營效益以及“業務+數字化”人才的水平、數量,分步實施。逐步建設完成APS(高級生產排程系統)、QMS(質量管理系統)、DMS(設備管理系統),并與MES系統結合初步達成主要生產線的數字化建設,打通生產多組織的管理通道,建立起以生產為核心的綜合資源管理。

3、深入業務、數字化融合------輔助決策


打破技術和業務的壁壘,實現輪胎制造全過程
“訂單、計劃、預備、制造、品控、改善、檢測、入庫、交付”的數字鏈和業務鏈融合,進一步完善生產制造分析與閉環管理的數字化建設,從而完成數字化工廠平臺的整體搭建。


建立
T
MS(工廠物流管理系統)、EEMS(能源環境管理系統);打通HR(人力資源管理系統)、PLM(產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統),把生產制造數據和生產運營管理相結合,利用大數據、BI分析實現生產數字鏈、業務鏈與價值鏈的深入融合,為輪胎生產決策、生產管理改善提供數字化技術支撐;把生產問題真因、生產制程改善、生產過程控制、生產資源使用狀況通過MOM生產實時中控進行數字化顯示逐步完善實現數字化生產治理,提升生產制造數據的價值,幫助生產管理者因癥施策。


特別需要提醒的是:有多輪胎生產基地或者工廠的輪胎企業可以把數字化工廠平臺進行分別分布搭建,從而以生產數據中臺(或者生產主數據)的方式從多基地或者多工廠的生產管理數據中對比探索出最優管理模式,并進行全集團生產數字化優化提升改善。


4、結合自動化設備、接入智能終端------顛覆經營


在數字化轉型的發展下,輪胎行業很多自動化設備異軍突起,通信智能終端日趨成熟。以數字化轉型的戰略目標為核心,技術賦能業務為主導思想,融入實用的自動化設備接入智能終端助力輪胎生產制造逐步從數字化工廠向智能化工廠的轉變實現跨越式發展。同時全面建設內部安全風險事件管理應用于系統監控等
I
T系統集成的項目,識別數字化平臺運行風險和預警。


最后簡單總結一下:輪胎企業生產數字化轉型的技術本質包括
4個方面:


image.png



1、 連接---

連接員工、連接部門、連接業務、分批次逐步完成;


2、 
數據---

在連接的基礎上把數據和管理相融,分批次逐步加深;


3、 
賦能---

以數據驅動管理改善,縱向橫向有計劃推進;


4、 
智慧---

           以智能化、大數據、自動化技術創造輪胎制造新模式











亚洲一区二区免费视频-成人国产精品一级毛片视频-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牛牛四川-制服丝袜护士久久久久久